首页 > 信息公开 > 信州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不来此地,你也许不知信州这座城市的厚重......

文章来源: 信州新闻发表时间:2018-10-12 13:24 责任编辑: 信州区人民政府
字体大小:【    】


如果你有空,坐上1路公交车,在劳动路口站下,向前走几步,拐个弯就到了位于信江河南岸的信江书院。

书院到了,走进院子,迎面而来的便是躲在偏偏树叶中的青墙黛瓦。厚重的木门,将喧闹声挡之于墙外。漫步于浓荫绿树的旧式学堂间,邂逅书墨香,品茶诗情意,仿佛置身于另一片新天地。

信江书院旧称曲江书院,乾隆八年为祭祀朱熹更名紫阳书院,乾隆四十六年始称信江书院。自大门入,历阶而升,为前厅,为讲堂,为泮池……石栏横缭,荫以嘉植。


在讲堂前伫立,那跨越千年声音在耳边回荡“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从前厅进入后院,三餘书屋,惜阴书屋等数座古建错落有致。借粉墙为纸,韶光为笔,在向我们诉说“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置身于百年前的书院,闭上眼睛。没有街道,没有高楼包围着,没有来往的车辆,没有浓重的商业气息。抚摸着石墙木门,心也愈发宁静,想象着与古人对话,忽然间就看到了许多。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仿佛看到了先生的谆谆教诲,循循善诱。走进一间书屋,仿佛看到百年前的信州学子在桌前修读诗书的身影,若能有幸穿越一次,与学子们携手并肩,游学访士,谈诗说文,畅谈人生,是何等的畅快。

拾级而上,步步登高,魁星高照。在钟灵台前,尚存有春风亭,一榻轩,夕秀亭,日新书屋等古建筑。魁星阁阁基全用红条石砌成,韵味颇浓。

登上魁星阁,放眼八方,仿佛看到了临江饮酒赋诗的辛弃疾,他那首耳熟能详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正是夜行黄沙岭时所作。如今身处繁华喧嚣的的城市中,再也难以闻到稻香,听取蛙声,我们只能借着古诗,聊以慰藉了。

院内各建筑书屋星罗棋布,参差错落,阶曲廊回,古木参天,修竹夹径,景色优美。

从魁星阁上下来,适时听到一段悠悠琴声。心下诧异,循着琴声,来到了夕秀亭。

在夕秀亭后的一间小屋内,我们见到了琴声的主人—信州区书法协会秘书长上饶市围棋协会副秘书长吴皓。主人热情的为我们弹了一首《月光》。

站在夕秀亭,远眺信江,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畅快油然而生。江山沉浮数百年,千帆侧过,繁花落尽,唯有书院依旧书香绵延,古韵悠长。

一个城市,一条河,唯有书院,静静地等着你。





延伸阅读

信江书院座落在上饶市区信江南岸的黄金山麓,是江西四大古书院之一,她曾经名为曲江书院、钟灵讲院、紫阳书院,近两百年以来一直被人们称为信江书院。

据同治六年(1867年)广信府知府钟世桢在《重修信江书院》序中记述:“信州之有书院,自郡守张公始。”张公,即康熙年间的广信知府张国桢。他于康熙三十三年任广信知府,在任时热心地方公益,当地士绅效法宋时郡人为赵忠定公汝愚建祠之举,为张国桢建生祠,可张不接受,便改设义学,匾曰“曲江书院”。院址就在现在的信江书院内。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知府周錞元第一次扩建曲江书院,因为“钟山峙于后,灵山揖于前”的原因,改名为“钟灵讲院”,并邀请老师主讲,招收上饶、永丰(广丰)、铅山、玉山、贵溪、弋阳、兴安(横峰)、万年的士子生员在这里学习。大名鼎鼎的文渊阁大学士、吏部尚书李光地为之作“记”,对周錞元创办的“钟灵书院”赞赏有加。

乾隆八年(1743年),知府陈世增以学舍少,学生多为由,大修钟灵书院,并增加学舍80余间,在春风亭顶层设置祀堂,立理学大师朱熹(别号紫阳)的正宗牌位,并将钟灵讲院改名为“紫阳书院”。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郡守康基渊又开始大规模修葺并扩建,改“紫阳书院”为“信江书院”。从此信江书院之名就被人们沿袭下来。此后,历任官员王赓言、刘体重、钟世桢等对信江书院进行了维修和大规模扩建,如王赓言修建了“亦乐堂”、钟世桢创建“钟灵台”、查思绥创设“经训堂”等。

到了清朝末年,随着封建社会的没落,教育事业颓败,书院日渐腐朽,积弊愈来愈深,改革势在必行。中日甲午战争以后,全国大大小小的书院陆续改成了新式学堂。信江书院也在其中。

信江书院在教育史上占有重要一页。它历经沧桑,屡遭兵焚,至今还比较完整地保存着一部分,成为人们研究我国古代书院制度的实物见证,现在是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