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宅,寻一缕乡愁的梦

文章来源: 信州新闻浏览量:发表时间:2019-01-09 18:58 责任编辑: 平台管理员
字体大小:【    】

作者:陈彩红


自从调离家乡,在铜墙铁壁的世界里摸爬滚打。每至夜晚宁静时,时常梦见老家的模样:一湾溪水绕门前,一栋老宅旧时光。老宅里有永远离不开锅碗瓢盆、洗洗刷刷的母亲,有倚门而望的,年迈的奶奶。奶奶总是眼巴巴地向门外张望,等待着我向她摇手呼喊,而我竟发现沙哑的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儿声响,最后在挣扎中惊醒。

想家的时候就循环播放单曲《梦里水乡》:“看那青山荡漾在水上,看那晚霞吻着夕阳,我用一生的爱,去寻找那一个家,今夜你在何方。朋友不懂为何一张看似年轻的脸庞,却让自己在老掉牙的歌曲中不可自拔。走过山高水长,其实他不懂我的乡愁。那里有着碧水轻流,白墙黑瓦,燕子呢喃,还有归来的马蹄声,朝着她的方向。”

沙溪春长,水墨江南。此番前去,暌违已久的心之家园,不经意间被那个叫作宋宅的村庄,破开前尘,清晰拂面。

从沙溪镇出发,不过10分钟路程,汽车在一块醒目的“省级重点移民示范村”招牌前停下。我们这就到达目的地了。

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不经意地对村口有关宋宅的文字和图片资料感兴趣地瞄了一眼,于是,我便对她有了大致了解:宋宅地理位置优越,位于信州区沙溪镇西北面,距镇区4公里,该村庄紧邻浙赣铁路、320国道、311梨温高速公路,更有西沙公路绕南北而行,交通便利,物流畅通。

此外,宋宅村还是一个以“山清水秀,村容整洁、民风淳朴、留住乡愁”为标准,打造“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六好”特色秀美乡村。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张开双臂,在人间最美四月天里,将目之所及的美景全部揽回去,好让我们在今后苍凉的日子里,细细咀嚼,认真品味。

我想:宋宅是知晓有客人造访。瞧,她身着盛装迎接我们到来:满目新翠,绿得那么生动,那么耀眼。看,那些身姿挺拔的古樟树,就是时光老人给予村庄最美的馈赠。有的已有四五百年历史,树干粗壮,枝干遒劲有力,像一把遮阳的大伞。遥想农忙时节,荷锄的农民从田间归来,坐在大树底下乘凉、歇脚,是何等的畅快、凉爽。

芳溪桥下有一条小溪与村庄痴心缠绕。溪水淙淙,清澈见底,她从碧波荡漾的岩底水库旖旎而来,所到之处全都留下了生动的故事。她滋润了庄稼,让田野变成一幅泼墨巨制;她洗尽尘埃,荡漾着岸边浣衣女子欢乐的笑声;她孕育了鱼虾,让孩子们充分享受着童真童趣。

岸上,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楼房,白墙灰瓦,翘角飞檐,颇有徽派建筑的艺术风格。村里很多年轻人在外创业。一户房檐下,一位老妇人坐在矮凳上,悠闲地剥着蚕豆,眼里不时地张望着不远处嬉闹的孩童。想起《清平乐·村居》里的两句诗: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我顿生痴情,想起独居老家的奶奶,是不是也像她一样,常常望一望门外,企盼儿女陪伴,过着含饴弄孙的恬淡生活呢?

移步换景,一路寻访,当乡愁的思绪在这片土地上渐渐蔓延的时候,我的脚步情不自禁地慢了下来。看不远处,墙角围起的一小片栅栏。栅栏里,一只老母鸡带领着一群嫩黄的小鸡,在地里专注地刨食。发现有陌生人经过,一点儿也没有惊慌、恐惧,依然我行我素,像极了我小时候,母亲喂养的母鸡和鸡崽们。它们时常在院子里闲庭信步,当你故意想接近时,母鸡会立刻警觉起来,抖擞身上的羽毛,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庞然大物的样子,怒目圆睁,似乎要与你来一场生死决斗。

站在大樟树下,抚平悸动的心。远处的田野里,一个绿色圆柱形的物体吸引了我,经过一番咨询,才知道,原来那是一个污水处理器。为了实现村内污水无害化排放,镇里划拨45万元专门办了全区首个采用膜处理技术的生活污水处理厂,不让污水肆意横流,就为给宋宅的子子孙孙留下这一片绿水青山。

与此同时,宋宅村也倾尽财力,支持政府为本地谋福利。村里每月要支付1000多元的电费维持处理厂的运作。这对一个小小的村庄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这确实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我明白了,人与自然的相处,其实早就应该像这样“化干戈为玉帛”。不要等飞倦的鸟儿重返家园,却见家乡满目疮痍,让它们刚归来,就又有了起飞的念想。

宋宅村,是一个可以安放灵魂的地方。晨起,吐纳清风;晚归,挥弄烟霞;夜间,月出林静,空山不语,暖香入怀,默守时光。

也许我的乡愁还不止这些。近年来,为了支持农民发家致富,留住青年回乡创业,村里提供了较好的产业支持:枇杷种植、养蛋鸭,还有菌菇繁殖……

那一座座白色温控大棚里有许多活跃跃的生命在不断地生长,让人忍不住想走进去尽情领略现代农业科技的飞速发展。

如果都能像宋宅人一样,闲时守着古宅旧院,以青山绿水为伴,在政府的支持下,守着自己祖祖辈辈的热土,还愁没有吃穿,不能享受惬意安然的生活?如果能守着家宅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谁还会远赴繁华都市,游离彷徨,让心没有着落呢?

时间飞逝,袅袅炊烟,不就是给了我们归家的讯号吗?可惜再宽大的衣袖,也载不动半片云霞,也只能把它当作一缕梦境,留存在脑海。梦里原汁原味的农家烟火,不就是我对美好生活的希冀与向往?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