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杜立特突袭行动飞行员后代的中国情结——詹姆斯•托马斯造访上饶林和顺博物馆

文章来源: 龚乃旺 信州资讯浏览量:发表时间:2018-11-07 11:53 责任编辑: 平台管理员
字体大小:【    】



2018年10月22日下午,秋高气爽,晴空万里,美国杜立特突袭者儿子詹姆斯•托马斯突然登门造访了上饶林和顺博物馆,并流连忘返,于23日、24日连续三天在博物馆活动,参观抗战文物,寻找他父亲的记忆,会见有关人士,签字留言,表达对上饶人民营救他父亲的感激之情,抒发期望中美友好之情怀。为上饶的抗战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轰动世界的杜立特突袭行动 




76年前的1942年4月18日,美国空军詹姆斯•杜立特中校,为了履行反法西斯的神圣职责,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奉命率领第17轰炸机大队16架B-25B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超低空进入日本领空,分别轰炸东京、横滨、名古屋、大阪、神户目标,创造了世界著名的“杜立特行动”,这次行动是二战时期美军第一次对日本本土的军事轰炸,使日本自开国以来第一次尝到炸弹轰炸的滋味,打破了日本“攻不破的日本堡垒”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世界反法西斯的信心。



原定16架B-25B轰炸机完成任务后降落浙江衢州、丽水和江西上饶玉山机场,由于杜立特行动提前了空袭时间,加上美军驻太平洋空军司令部没有及时通知中方,衢州、丽水和玉山机场导航一直处于关闭状态,所以16架轰炸机只有8号机组降落苏联海参崴(5名飞行员被苏联扣押),其他15架飞机在浙江和江西全部坠机。其中4、12、13、14号机组飞机在江西上饶区域坠落,17名飞行员被营救,(其中12号机组在江西婺源坠机,5名飞行员被浙江淳安营救;5号机组在江山坠机,2名飞行员被玉山营救;1、4号机组5名飞行员在上饶五府山区域被营救;2、5号机组2名飞行员在上饶玉山被营救;3、12号机组在婺源坠机,5名飞行员在浙江淳安获救;4、13号机组5名飞行员在上饶鄱阳被营救。



 杜立特突袭行动与广丰结缘 


14号机组的飞行员在完成了对日本名古屋附近的兵营和三菱飞机制造厂投弹后,返程在上饶广丰地区上空弃机跳伞,5名飞行员安全着陆在广丰的大地上,被广丰人营救。



这5名飞行员中有机长、副驾驶、领航员、投单手、机枪手,他们回美国后,都分别于1982年、2007年、2009年、1994年和1943年相继逝世。

当年5号和14号机在广丰坠机情况,据詹姆斯•托马斯提供的历史记载,历历在目,扣人心弦。



“1942年4月18日20时左右,14号机飞临广丰上空,天上黑云密布,细雨纷纷。人们还未入睡,听到空中嗡嗡的飞机声盘旋很久,忽近忽远。突然,声音消失,云缝中闪出一道火光,直射地面,大家都明白,这架飞机爆炸了。第二天早上,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广丰县城。”结果查明,坠毁的是一架美国飞机,因油耗尽坠落在壶桥乡一个叫苦坑的地方。5名机组人员中,副队长约翰•希尔杰最后一个跳伞,降落在离广丰县城很远的下溪乡杨村后山的岗坞尖。他落地时被摔得失去了知觉,醒过来时悬在陡坡上,降落伞挂在一棵树上。

雾散去之后,约翰•希尔杰才看清自己是处于两山之间的小溪谷里。村民在稻田里忙忙碌碌,水牛拉着木犁耕地,老农戴着锥形的草帽,他走进村里,看到一位身穿黑色长袍,头戴无穳幅,蓄着白胡子的长者。希尔杰在回忆录中写道:“当时的情景,他恍惚来到了2000年前的中国。”



村民洪礼臣把希尔杰带到杨村洪家祠堂,后护送到观音村,他们正走在路上的时候,一辆拉着士兵的卡车出现了。士兵跳下车,用枪指着希尔杰,向他喊话,一个长官模样的人认出了希尔杰军装上的标志,希尔杰被请上车,送到广丰县城。



14号飞机上,另一人降落在下溪乡周村密良坳对面山坡上,飞行员将降落伞四角绑在树上盖着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来到密良坳村庄,村民报告了乡政府,由乡政府派员护送其到县城。

同机的另一人降落在吴村乡前纪家的槌头坝上,飞行员剪开降落伞,来到离坝几十米的路亭内。22点被一名叫林国元的老师发现,带到纪家祠堂学校睡了一夜。第二天,林国元护送飞行员到吴村乡,由乡政府派员用黄包车护送其到县城。



投单手小詹姆士•麦西亚回忆说“我最终碰到了机械师雅各•埃尔曼。我们穿过农村时,从一人手里传到另一人手里,感觉好像是俘虏一样。麦西亚和埃尔曼在路边走着,突然看到200码外开过来一辆满载士兵的卡车。士兵们跳下车,向我们走过来,我们无法分辨这是否是日本兵。就听见一个年轻的军官喊:美国人,我们是朋友!他还说我们的一个朋友也在车上,我们一看原来是约翰•希尔杰。”

5名机组人员在广丰县境内不同地方降落,19日下午陆续集中到县城,住宿于西街烟叶公所的楼上,由县长和县政府其他几位官员陪同。因语言不通,请来了广丰杉江中学英语教师俞百岩当翻译。在广丰停留了2天,由政府派员,乘船护送到上饶,临行的时候,还与县府的几个人员在县前街留影纪念。

在漫长的岁月里,人们对这件事早已淡忘,然而,副队长,约翰•希尔杰却不能忘怀。1986年,他特地从美国寄来了一封感谢信,感谢广丰朋友当年的援救和热情接待。



 带回广丰的石子、泥土在博物馆留下感恩之言 


詹姆斯•托马斯的父亲詹姆斯•马西亚就是14号机组的领航员,在美国逝世已经9年了。詹姆斯•托马斯这次是应邀,以美国杜立特突袭者子女协会成员身份出席2018年10月25号在浙江省衢州市举行的“杜立特行动纪念馆”开馆仪式来中国的。据托马斯说,他这个子女群有部分是美国的国会参议员和国会众议员成员。

詹姆斯•托马斯已是72岁高龄的老人了,他不顾旅途疲劳,到达中国伊始,就于21日带着已故父亲的思念和寄托,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赶到广丰区下溪杨村密良小组,寻找当年营救过他父亲的老人。



遗憾的是,这位他要寻找的有名有姓的老人、恩人去年已经过世了。托马斯带着深深地遗憾,临走前,捡起路边的几块石子和一把泥土,用白布包起来把它带回美国去。

这是托马斯父亲获得第二次生命地方的石头和泥土,也是埋葬着他父亲救命恩人的石头和泥土呀。为了感恩,托马斯不远万里而来,踏上了这里的石子和泥土。他带回了这里的石子和泥土,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父亲了。

然而,托马斯感恩路上还没有止步,当他听说,当年在热情接待过他的父亲的民国政府咨议俞应麓和他父亲下榻过的公司的老板林和顺商号还有后裔,并开办了一个博物馆,可能还收藏着他父亲的记忆时,他喜出望外,表示想去看看。于是,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他于当日夜晚就赶到林和顺博物馆。



位于江西上饶信州区创南西路的林和顺博物馆,是2011年江西省政府批准成立的市区第一和唯一的一个民营博物馆,馆长是林和顺的后裔刘智勇先生。他以积蓄的3000余件文献、书法、古画、瓷器、青铜器、明清家具、古代杂项等馆藏文物为支撑,致力于陶瓷书画文物的鉴藏和传播。近年来,为了配合上饶抗战文化的挖掘、弘扬和传承,广开渠道,不惜代价,收集珍藏了大量颇具价值的抗战瓷器和书画等历史文物。



詹姆斯•托马斯一进馆门,看到通亮的灯光下,琳琅满目的瓷器、书画等文物,脸上露出了笑容,向伸手欢迎他的馆长刘智勇问好致意。为了表达来意和友好,托马斯首先把一张杜立特行动的“大黄蜂”航空母舰的照片赠送给博物馆,并拿着一张张记载了杜立特行动和五名飞行员在广丰落难被营救的历史照片,向博物馆的人员介绍了震惊世界的杜立特突袭行动的情况。并表达了对上饶人民,广丰人民在日寇的炮火声中英勇救助他父亲等五名飞行员的义举的感激之情。

期间,托马斯用激动的语气,亲切而又诚恳地说:“我是上饶公民,是1947年生的,若不是上饶人救了我父亲,哪有我托马斯的今天。”

是呀!托马斯的父亲被广丰人营救回美国后,成了美国的英雄,还晋升为将军,当了美军驻欧盟参谋长。据托马斯介绍,美国政府在送给他父亲著名飞行员十字奖章上写道:“1942年4月18日,在参加对日本大陆的高度破坏性袭击时,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马西亚中尉自告奋勇参加了这次任务,他深知生存的机会极其渺茫,他已非凡的技巧和勇气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正是由于广丰人民的营救,给了马西亚极其渺茫的生存机会中的生还希望,使马西亚不仅当上了美国的英雄,还得以娶妻生子,有了孝子托马斯。

林和顺博物馆的同志们深深地为托马斯“我是上饶公民”这句话语感动,刘智勇说这句话一下子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千万里。于是馆长刘智勇放心地毫无保留地把他珍藏的抗日瓷器和其他文物,如数家珍,一件一件地从锁着的橱窗中取出来,展现在托马斯面前,并一一向他介绍文物的故事,其中有:

绣着“抗战必胜”字样的枕头

刻着“到底抗战”的四个字的高脚茶壶

刻着“杀尽倭寇”四个字的矮角茶壶

刻着“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八个字的中等茶壶

中国历史上曾有“民国一把壶”的美谈,瓷器茶壶是当时国人日常用品和亲友互赠的珍贵器具和礼品。在这些把玩在国人手中的瓷器上都刻上了上饶人的抗战的誓言、抗战的决心。它比起国人喊在嘴上,写在纸上,挂在墙上的誓言口号更加弥足珍贵,令人信服!使托马斯悟到,中国人为什么会冒死营救他父亲这群英雄的飞行员。



托马斯看到这些历史文物,惊喜万分,爱不释手,捧在手上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当托马斯得知这些物件大都收集于林和顺的老宅和第三战区的官邸时,便使他想到,他父亲在被营救后,在上饶住了几天时,可能见过和用过这类的茶壶,便言道,这其中留下了他父亲的记忆。

24日晚,夜已很深了,陪同人员劝托马斯回宾馆休息,托马斯依依不舍,表示次日还要来看。

第二天一大早,詹姆斯•托马斯又如期来到博物馆,继续观赏瓷器和曾在第三战区中将参议广信知府何绍九家的字画,并会见特地从上海赶来的何绍九82岁的公子何佛慈。



何绍九将军当年曾参与了顾祝同将军在其官府举行的隆重招待五名飞行员的招待会和救援行动,与马西亚将军有过亲密接触。



当何佛慈老人在博物馆出现在托马斯面前时,托马斯以军人的风范立正,向何佛慈先生毕恭毕敬的敬了一个军礼,随后与他握手言欢,亲切交谈,最后两人交换了礼品。



詹姆斯•托马斯在林和顺博物馆的访程结束时,在留言簿上亲笔写下了美好的留言:“非常感谢你们的热情接待和友情支持,也感谢你们保存着关于我父亲的记忆。非常希望中美人民之间友谊长存。”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