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湖,往事越千年

文章来源: 遇见信州浏览量:发表时间:2018-11-09 09:35 责任编辑: 平台管理员
字体大小:【    】

“带湖吾甚爱,千丈翠奁开”

八百三十多年前一名爱国将领爱上了这一片碧水青山

自此,带湖名扬四海




不用多说,作为饶城人的你,一定对带湖不陌生吧,甚至还可以如数家珍地向外地游客朋友讲述所有有关带湖的故事。

细雨秋风,青衣散漫,撑一油纸伞漫步带湖西畔。月是离别的笙歌,雨是相遇的长廊。在带湖我与稼轩先生于这漫天风雨中不期而遇……



稼轩先生即辛弃疾,南宋词人,字幼安,号稼轩。一生坚决主张抗金。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在《美芹十论》、《九议》等奏疏中,具体分析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对夸大金兵力量、鼓吹妥协投降的谬论,作了有力的驳斥,同时要求加强作战准备,鼓励士气,以恢复中原……

可叹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议,均未被采纳,并遭到主和派的打击,长期落职闲居江西上饶、铅山一带。



不知是不幸还是万幸,自南宋以来八百载风云激荡才出一个的辛弃疾,在上饶带湖一住就是十年。



筑室带湖十年,创作诗词176首,这十年,也是他从一名政客转型专业文人的关键性十年。他一生致力于抗金杀敌,即使被罢免官职赋闲在家,仍不忘收复中原、统一祖国的初心。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在山清水秀的带湖,他仍不忘国家的安危,“夜半狂歌悲风起,听铮铮阵马檐间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仍渴望重上战场,跃马杀敌。



即使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闲适美景,但仍可以感受到他忧心时事的无奈与煎熬。如此美好的山河,当然要尽一切努力保护。



湖是大地最美的眼睛,而带湖,就是这片土地上最亮的那双,她见证了辛弃疾在信州十年的隐居,见证了他从豪情壮志的青年到老骥伏枥的晚年,这其中的煎熬,这其中的挣扎,也许只有带湖能懂,只有他一遍遍走过的小道能懂……



上饶是一座恬静的小城,稼轩先生亦是一位可爱的长者,小桥流水,青松竹林,也许就在这带湖之畔,也许就在这带湖山庄之内,这位可爱的老者正笑呵呵地看着蓬头稚子用长杆敲下邻居家的瓜果。



“西风梨枣山园,儿童偷把竿。
莫遣旁人惊去,老夫静处看。”



  孩子们怕他的笑声引来主人家的查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稼轩先生两手一摊急忙表示:“我就看看……”


原创:一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